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上海有哪些好吃的生煎?

在消费升级、互联网和城市拆迁的作用下,上海街头小吃是这样的画风:一百多块的小笼,排队+限量的葱油饼,和奢侈品做邻居的豆浆油条……

餐饮行业急剧动荡的这些年,生煎的格局却没怎么变,如果你问一个上海人:最喜欢吃哪家生煎?得到的答案大概也不会变。

尽管小杨的粉色招牌是不少外地人关于生煎(甚至上海美食)的启蒙,但这丝毫不影响生煎在本地人心中的出厂设置。没有消费主义的裹挟,你可以去百年老字号里一窥生煎历史,也能在社区弄堂里找到上海人的日常味道。

藏在来福士背后的一条小路上,邻居是家美发店,舒蔡记一副嵌在街头的样子,有人称它为“生煎之神”。

师傅拿出发好的生煎,等着锅里温度上升,一小碗水均匀泼下,盖上木盖,开始熟练地转动大锅,缓慢而有节奏。

舒蔡记的锅,一半是锅贴,一半是生煎。锅贴往往是先好的,要耐心等生煎。虽然是同一个大锅,但师傅对火候控制了熟于心。通常,大家还会追加一份菜饭;)

一客生煎从6毛卖到6块,晓贤在董家渡路上开了二十多年。店铺小而暗,两张旧桌椅早已上了年头,唯一的装饰是墙面上挂着的生煎简介:

一个住在附近的大叔,从自己上初中吃到小孩上初中,他说,面前的生煎还是一样。隔壁桌的老爷爷,也会竖起大拇指告诉你,生煎就该这个味儿。

晓贤的师傅每天凌晨五点开始忙活,六点第一锅出炉。食材也讲究:肉馅要选腿肉,夹心五花都不行,皮冻也要自家烧,才能保证味道。

老虹口有不少上海小吃,光头生煎老店就躲在山阴路上。两旁的梧桐透着股老上海的文艺,店铺窗上大大的“生煎锅贴”粗暴醒目,瞬间注满地气。

除了周围居民,也有不少来打卡的游客,每天差不多要四五十锅生煎才够。包好的生煎就静静躺在铁盘里,师傅气定神闲,掐好了点:这边生煎刚下锅,外面就一定排起了队,稳;)

曾经在南京路、四川北路拥有大批追随者的飞龙,再次拆迁后去了虹口体育场,现在,生煎只在早餐时段供应。

搬迁对飞龙的影响很大。以前飞龙只卖生煎,用的都是五斤的大锅,店里从早到晚都是等生煎的客人。现在,来吃生煎的人少了许多,锅子从五斤改到三斤,也总有剩余。

大概没有几个老店能像月亮一样幸运,可以三十年不换地。这为月亮积攒了一大票忠实的粉丝,说是餐厅,其实更像是一个社区食堂。

下班时间人多了,生煎师傅还没来,老板娘亲自上阵。生煎的大锅也在店外,老板娘做生煎的空档还能和邻居打个招呼,逗逗小孩。

五块钱四个生煎,几乎是上海滩最便宜的价格,学生放学聊着天就拐进了店里,先一客生煎再继续刚才的话题。

快百年的老字号,日复一日做着全发面生煎,还被米其林评为必比登餐厅。不过对于老食客来说,头衔什么的无所谓,重要的是,面前的生煎够不够松软酥脆。

大壶春的师傅有绝招,根据天气调整面皮配方。除了酵母,偶尔也会加点老面。揉好的面团要醒发十五分钟,等面团略微膨胀才拿去切剂子包馅。

全发面,褶子朝上,煎制前就蘸好芝麻葱花。松软的面皮带香气,馅料紧实,大口嚼底部焦脆,有一种特别的满足感!

东泰祥的半发酵做法,是申请了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的。中筋面粉、水和酵母的比例都有规定;墙上挂着温湿度监测仪,师傅要根据每天的温度湿度,拿捏发酵的分寸,保证一年四季的生煎都是熟悉稳定的口感。

东泰祥的皮是很多人的心头爱,面皮韧,肉馅紧实,咸鲜,虾肉和肉包在一起,口感鲜嫩。汤汁不多,也就一勺的量。

24小时营业也让东泰祥成了这个城市里最暖心的角落之一,饿的时候,来这里点一份生煎,配一碗热汤,整个人就活过来了。

在这座大城市里,哪家生煎,是你疲倦时心心念念的一点温暖?我们按发酵流派分了个类,方便你找到喜欢的那一家。

大壶春,只有云南路总店是正宗的,其他门店的,还是别吃了吧。小时候是拿牌子的,红的一锅,绿的一锅,特别好玩。

以前吴江路穷街,有个生煎,名字忘了, 特别好吃。后来变成了小杨生煎。现在穷街没了。全部都是小杨生煎了。其实我不喜欢这家连锁店,感觉一般般。

沈家门海鲜店,其实就是面条店,他们家的生煎也不错,个大,肉多。吃多了容易腻,不过不否认,吃第一个的时候感觉非常棒。

最后推荐一个老半斋的生煎。只有中午卖,推荐理由是,他们家的辣椒酱,那个盆子旁的标签写着:辣火。上海人一看就特别亲切,辣酱偏咸口,不太辣。一般都是沾醋吃的,不过加点辣火,也很喜欢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上海助孕-助孕十年运营领先经验- 先锋上海助孕公司 » 上海有哪些好吃的生煎?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